《》-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对于“90后”辽宁女子杜金平来说,她所经历的每一次不幸都足以让人牢记一生:16岁时妈妈被爸爸失手打死,23岁时遭第一任丈夫家暴离婚,26岁时父亲因病离世,27岁时被查出尿毒症,29岁再次被迫离婚,时下她又因无钱看病只能躺在出租屋内等待死亡。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杜金平称,亲戚朋友里,已经没人愿意再借她钱,认为这是个无底洞,因为已经发展成非常严重的尿毒症,必须透析治疗,否则会危及生命。她从医生处打听到,如果手术换肾的话,费用就得30万起。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他的妈妈给他打电话,声音我能听到,意思是说不要再管我了”,杜金平称,第二任丈夫也是很听妈妈话的人,婆婆坚决要求丈夫与自己离婚,见丈夫不多挽留,杜金平再次选择离婚。目前,杜金平将所有积蓄都花在买药治病上,因患病不能上班,生活已走投无路,“这个房子是病友租的,她暂时收留了我”。图为杜金平展示她的离婚证。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2016年5月28日,身体不适的杜金平被送到医院诊疗,医生检查出她患有先天性多囊肾,“这个病发展下来就是尿毒症”,2018年7月,杜金平的病情严重,已发展成尿毒症,有时会疼痛难忍。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离婚后的杜金平来到沈阳打工,在从事餐饮行业中,与同在沈阳打工的第二任丈夫相识。“刚与第二任丈夫认识不久,监狱里的爸爸因患重病不得不保外就医,不久,因病治疗无效爸爸也离我而去”,杜金平说,看着最亲的人先后去世,她非常珍惜与第二任丈夫在一起的生活,她想要好好过日子。图为杜金平做厨师时获得的荣誉。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在这段婚姻中,杜金平饱受家暴困扰,往往前一刻还在和丈夫心平气和地说话,下一秒就有拳头挥到自己脸上,那几年,除了刚结婚那段日子比较平静,其余大部分时间自己身上都带着伤。忍无可忍下,杜金平选择离婚,孩子归男方抚养。图为杜金平的床头上摆放的方便面和饼干,因无人照顾,她已多日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饭。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刚结婚时对我还挺好,后来就是老打我了”,杜金平说,第一任丈夫是什么事都听婆婆的主儿,婆婆喜欢女孩,我生了个男孩,从孩子出生婆婆就对我没有原来这么热情了,经常对她的为人处世指指点点,许多时候还会把丈夫叫到背后“挑唆”。图为杜金平把儿子的照片存在手机里,想念的时候就打开看看。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19岁那年杜金平经人介绍认识了当地的一小伙儿,在经过了两年多的恋爱后,21岁的杜金平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图为在出租房内,一位前来探望的病友帮助杜金平吃药。
《》- 两任丈夫都是"妈宝男" 重病女子出租屋等死
2019年3月18日,沈阳。头发蓬松、眼神游离,面孔苍白,说话有气无力……连日来,初春的沈阳阳光明媚,在沈河区一出租房内,今年30岁的杜金平却蜷缩着躺在一张床上,气温的回升没有让她感受到一点儿温暖,因身患重病无钱治疗,她身体状况看上去极为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