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傅作义质疑女儿:是谁派你来的

2016-04-19 07:44:24 
0

傅冬菊的形象已出现在《大决战》、《开国大典》等影片中,观众并不陌生。当然,傅冬菊之所以名垂史册,是因为她在促进北平和平解放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而这与她从童年时代走过的人生道路密切相关。

傅作义质疑女儿:是谁派你来的


1.中学时就被周恩来接见

傅冬菊的亲戚崔增印在《我所知道的傅冬菊》一文中写道,傅冬菊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是傅作义的第一个孩子。那时候,傅作义还只是阎锡山手下的一个营长。傅冬菊长得眉清目秀,深受父母疼爱,傅作义把女儿起名冬菊,是希望她成长为美丽而坚强的女性,因为冬天的菊花不但好看,而且坚强耐寒,经得起风吹霜打。父亲傅冬菊长相随母亲,个头和性格随父亲,从小就很有主见。

抗战时期,傅作义坚守绥远,傅冬菊跟着母亲来到大后方重庆,由于傅作义两袖清风,傅冬菊和母亲及弟弟妹妹在一个寺庙里过着清贫的生活。为了不让父亲操心家事,安心在前线抗敌,身为长女的冬菊从来不向父亲写信要钱,而是平时给报社写稿,靠稿费补贴家用,周末带着弟弟妹妹上山打柴挖野菜,衣服袜子破了则自己补,在这个过程中她既受到了抗日救亡思想的洗礼,逐渐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又在劳动中形成了倾向劳动人民的世界观。

傅冬菊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参加了中共南方局领导下的进步组织“号角社”,积极教学校里的工友们学文化,向他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她还曾受到周恩来接见。“号角社”的成员多半是高官子女,周恩来知道冬菊是傅作义将军的女儿,非常高兴,对她说:“你父亲是抗日英雄,有你这么个爱国进步的女儿,十分光荣。希望你们不失时机,学好学业,父亲抗日救国,将来国家建设就靠你们了。”

傅作义质疑女儿:是谁派你来的


2.“父亲从别人口中得知我是共产党员”

1941年,傅冬菊高中毕业,考入昆明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战时期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南迁后在云南联合组建),攻读英文专业。当时统治云南的龙云比较开明,允许共产党和各个民主党派有一定的活动空间,西南联大更是民主进步力量的堡垒。傅冬菊在大学里加入了中共外围组织“民主青年联盟”,她与共产党员的接触更多了,进一步接受了进步思想。

1945年傅冬菊大学毕业后,应聘进入天津《大公报》成为一名记者。那时,记者是十分时髦的职业,女记者更是引人注目。傅冬菊这样一位风度翩翩的名门闺秀,自然有一些阔少之辈追求,她非常厌恶这种无聊的应酬,选择在副刊当编辑,减少抛头露面,少惹麻烦。此后,《大公报》副刊上经常刊登一些别人不敢登的进步文章,傅作义感觉到女儿很可能受了共产党的影响,担心女儿的安全,就让当时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给她办了护照,劝她出国深造。傅冬菊对父亲说:“在国内,我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最终,傅冬菊说服了父亲。

在傅冬口述、陈少艺执笔的《我的父亲傅作义将军》一书中,傅冬菊回忆说,“1947年11月,我在天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父亲不知道。全国解放以后,父亲从别人口中得知我是共产党员,但他始终没有当面问过我此事。”

傅作义质疑女儿:是谁派你来的


3.被调到傅作义身边工作

傅作义在抗战胜利后,希望国家能和平建设,但又服从蒋介石的命令打内战“以尽职责”。1947年12月,傅作义被蒋介石任命为华北“剿匪”总司令。但是,傅作义并不甘心永远被蒋介石绑在战车上,傅冬菊常去张家口看望父亲,她发现父亲在认真阅读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等文章,而且用红蓝铅笔画了许多道道,知道父亲是在审时度势。

据曾是傅作义将军部下的张新吾所著的《傅作义传》,争取北平和平解放的工作,早在1948年春就在中共中央和聂荣臻的领导下开始了。这一工作的直接组织者是晋察冀中央局(后改为华北局)城市工作部,刘仁是该部部长。刘仁指示北平地下党要通过傅作义的亲信、亲属直接做傅作义的工作。

1948年11月,刘仁根据聂荣臻的指示精神,要求北平地下党学生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学委)书记佘涤清立即把傅冬菊调到傅作义身边工作,以随时掌握傅作义的情况。刘仁指示佘涤清,要学委出面代表共产党正式与傅作义方面谈判。经学委研究,由傅冬菊正式出面向她父亲试探,看傅作义的反应如何。于是佘涤清找傅冬菊谈话,告诉她:“现在解放战争发展很快,你父亲有接受和谈的可能,希望他与共产党合作,和平解放北平。”傅冬菊欣然从命,住进父亲在中南海的寓所。

4.穿针引线助父亲下决心起义

傅冬菊究竟怎样向父亲亮明自己代表中共的身份,有不同的说法。

《访傅作义将军的女儿傅冬》一文中写道,傅冬本人回忆,傅作义此时对女儿在他身边工作的真实职责,已有所察觉。1948年11月,傅作义从南京开军事会议回到北平后,问傅冬菊:“你认识不认识那边的人?”傅冬菊反问:“那边是指谁啊?”傅作义说是共产党,傅冬菊回答试试看。傅作义口述了给毛泽东的电报,傅冬菊要用笔来记,傅作义说不能用笔记,要用脑子记,电报大意是自己不愿再打内战了,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多少架飞机,还提出要共产党派人来北平和谈等。

在张新吾的《傅作义传》中,则是另一个版本:“傅冬菊在接受地下党指令后,当即去找父亲转达中共的意图,傅作义当时担心女儿被‘军统’特务欺骗,便问道:‘是真共产党还是军统?你可别上当!要遇上假共产党那就麻烦了。”该书写道:“傅冬菊说:‘是我的同学,是真共产党员,不是军统。’傅作义又问:‘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派来的?’”该书说,傅冬菊在请示了佘涤清之后,说是毛泽东派来的,傅作义这才表示愿意考虑。

无论事情经过究竟如何,中共确实通过傅冬菊与傅作义建立了直接联系。据《我的父亲傅作义将军》记载,傅冬菊对促使傅作义下决心和平解决北平问题,做了深入细致的工作。例如,每天要交换情报,共产党方面要了解傅作义怎么想,傅作义也要弄明白共产党给他和部下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所以,傅冬菊经常在傅作义身边。此时,傅作义思想上有一些顾虑,他担心被作为投降处理,心理上接受不了。傅作义还要了解他的部队和干部具体怎么安排,都通过女儿向中共方面了解。傅冬菊回忆说:“那时因为我很年轻,有好多问题,我有的答不上来,所以共产党那时领导我的人经常给我写个小纸条,很小的小纸条,然后写得密密麻麻的,怎么回答,让我掌握分寸,生怕我分寸讲的不对。”

此外,傅冬菊还将自己所能知道的情况,包括父亲每天的情绪变化,每两天向地下党员崔月犁汇报一次,再由崔通过地下电台发往解放军的前线司令部。

傅作义在傅冬菊等人的劝说下,从1948年12月中旬到1949年1月中旬与解放军进行了三次和谈,但傅作义仍有意拖延。1月14日,解放军只用了29个小时,就攻下了防御工事比北平牢固得多的天津,傅作义最终决心起义。1月21日,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与国民党军华北总部签署了《关于北平和平解放的协议》。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由西直门开入城内。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