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胡耀邦批"耳朵识字":荒谬绝伦

2016-03-11 07:59:52 
0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用大字标题发表了这样一篇报道——《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研究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

胡耀邦批


原文写道:“大足县最近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鉴别颜色的儿童。经反复考查,确有其事。儿童唐雨,现年12岁,小学五年级学生,家住大足县团结公社建立大队……《四川日报》记者闻讯,前往现场,进一步对此事进行了考查,先后用几种笔和不同的颜色写了‘中国’、‘四川省’、‘安定团结’等字条,有的叠成若干层,有的揉成小团,交给唐雨用耳朵辨认。每张字条,唐雨只用了几分钟就辨认出来了。连用什么颜色什么笔写的都能辨别。”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报道甫一发出,这个少不更事的12岁孩子便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并由此引发了一场持续多年的有关“人体特异功能”的激烈争论。

全国“耳朵认字”热潮

唐雨事件见报后,立刻引起巨大反响,不仅《河北科技报》、《南方日报》、《长江日报》等各省地方报纸纷纷转载这一消息,连《美国之音》也就此事进行了广播,香港《大公报》、《明报》也在头版显著位置作了报道。

此外,这件“科学奇案”还同时引发连锁反应,在全国掀起了一场“耳朵认字”的热潮:1979年4月6日,《安徽科技报》报道了一位12岁女中学生胡联用耳朵认字的消息;1979年4月13日,《北京科技报》报道北京一名8岁小孩子姜燕用耳朵认字和辨别图形;1979年4月20日,《河北科技报》报道称河北沧县一名15岁女学生瑞华用耳朵辨认文字和图片;1979年4月,《光明日报》记者著文报道北京一名11岁的女学生王斌能用耳朵和腋下部位认字,而且她的姐姐王强也有类似功能……

人们就像追逐外星人一样狂热地追逐着这些具有特异功能的少年。在1980年的《自然杂志》第4期上,唐雨和其他具有“特异功能”的14位青少年成为封面人物,他们还参加了《自然杂志》主持召开的讨论会,进行现场表演并接受了测试。

此外,时任四川省委的相关领导也介入到这桩“科学奇案”中。《四川日报》在进行上述报道时,还同时刊发了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杨超观看唐雨用耳认字的照片。1979年3月9日,四川省科委将12岁的男童唐雨接到成都,第二天,时任四川省科委主任韩正夫还正式接见了唐雨。

一份调查报告

就在“耳朵认字”热席卷大江南北的同时,质疑与调查也在同时展开。唐雨事件见报后几天,四川医学院曾派出调查组前往大石县调查,对唐雨进行测试。

1979年3月13—20日,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和观察,四川医学院发布了一份关于测试唐雨“耳朵识字”的《四川医学院调查报告》。报告得出了完全否定的结论,认为唐雨的耳朵并不能识字,所谓的“耳朵认字”,不过是唐雨通过采用魔术师般弄虚作假的手法而达到的。

报告说:“我们对唐雨的基本情况作了一些了解。他出身于一个农村家庭,现在12 岁。从5、6岁起,经常扯谎,并以为乐。现已学会抽烟。第一次耳朵认字就是为了骗取别的孩子的香烟开始的,调查组曾4次与他一道玩扑克,几乎每一盘都发现他采用多拿牌、窃取大牌、藏匿小牌等手法,弄虚作假。在8天的时间里,调查组对唐雨做了25次实验,他有时用耳朵‘认字’,有时用手指、头顶、小腿、足底‘认字’。调查组发现,除有6次偷看未成、拒绝辨认外,其他19次都偷看了纸条……”

四川医学院的调查报告发出后,1979 年4 月23 日,《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信访简报》第92 期发表了《揭穿“耳朵识字”的骗术》的文章。时任中宣部部长胡耀邦看到这期简报后立即作了批示:“所有表演过这出丑戏的小孩都没有罪。地县委居然轻信,党报居然发表,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声中,居然出现这样荒谬绝伦的笑话,并由此推想各条战线上必然存在的能同这样笑话相比美的事情,我们该要这么警惕啊!该要这么努力联系实际解决一些问题啊!”

同年11月8日,胡耀邦又就《北京两个小学生能用耳朵手心和腋下认字》的报告,作出如下批示:“宣传这类事情对四化没有一点用处、好处。中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宣传这类事只能增加人们的迷信和思想混乱。”

此外,《人民日报》也发表《从“以鼻嗅文”到“以耳认字”》一文,指出“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来不得半点虚假,更不能猎奇”。叶圣陶先生的《关于耳朵听字的新闻报道》也在《人民日报》发表,对“用耳认字”这种“荒唐的新闻”进行了批评。

波澜再起

胡耀邦的批示下发后,《四川日报》编辑部于当年5月28日就此事向四川省委宣传部写了自我批评书,四川省委宣传部也于6月5日向中央宣传部提交了自我批评报告。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平息。香港的李学联在《明报》上发表了署名《以耳认字,未必荒谬》的文章,文章指责“中国官方处理的态度,反映出某些领导人的科学知识恐怕还不够现代化,也不够科学化”。这篇文章很快被大陆的新闻媒体转载,一时间支持唐雨“耳朵认字”的声音又热闹起来。

1979年9月,四川省大足县联合考察组发布了一份与四川医学院持反对意见的报告——《关于唐雨耳朵辨色认字的考察报告》,报告指出:“最近,我们组成联合考察组,对唐雨的耳朵是否具有辨色认字的功能这个问题进行了多次考察。在铁的事实面前,大家心悦诚服,一致认为:唐雨的耳朵确实能辨色认字,并非危言耸听,某些人毫无道理的指责讪笑,未免武断专横。”

该报告还提到,唐雨自从1979年3月26日便突然患了急性肠炎,此后,字的笔划、颜色在他的头脑里变得模糊不清,无法辨认。病愈后,唐雨耳朵的异常功能有所好转,但有反复。直到8月中旬, 唐雨的父亲唐克明发现唐雨的耳朵能辨认笔划粗大的字后,便再一次向公社和县科委反映了情况,大足县联合考察组因此对他进行了周密的考察。

1979年11月12日,唐雨的哥哥唐可飞写信给中科院,指出“凄冷的唐雨,12岁的孩童,受着不白之冤”,并再次肯定唐雨耳朵认字是真实的。此外,唐雨也在公开刊物上阐明自己不会魔术: “我希望那些批评我的人,都亲自考考我吧,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甚至连著名科学家钱学森都公开支持此类特异功能,他于1982年5月5日写信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说:“我也向您表白我的判断,我并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也正是因为钱学森等大科学家的公开支持与提倡,使得这场由唐雨“耳朵识字”引发的“特异功能”热愈演愈烈,并最终助长了1980年代中国声势浩大的气功热潮。